早秋怀人相思诗词六首:秋草秋蛾飞相思愁落晖

随着酷暑过去,秋凉渐到,桎梏的身心得到解放,那压抑的思念随着凉风玉露的滋润,如草木一样茁生,如青烟一样上扬,原来你一直在心底,未曾遗忘。

相思在古代不限于男女之间的思念,所有发自内心的淳朴真挚的感情,都可以叫作相思。

想必你现在,在寂静的深山里,听着松子落地的声响,你也一定在思念我,和我一样夜半不眠。

有很多空白,比如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,上次在哪里会面,有过哪些动人的细节,这里都没有谈到。可以脑补是一对倾心相交的知己,两个人曾经有过秋夜秉烛夜谈的尽兴,而这样美好的氛围在另外一个早秋的夜晚,被勾起,是树木的芬芳,还是类似于曾经的环境呢?

但明显这是一对有默契的知己,能够明显察觉对方的所思所想,哪怕隔着时间和空间。

他们曾经坐在同样的秋天,有着相视而笑的默契,是都讨厌世俗官场那种蝇营狗苟吧,都愿意生活如诗一样高洁清净。只是一个人走在了理想的路上,空山隐居,一个人还在世路徘徊。

人世间正是有了像镜子一样的朋友,才会觉得不那么孤独,但是又因为知己难求,所有发生过的美好都凝结成诗,一遍遍回忆吧。

李白不止是诗仙,还是情圣,至少是诗里的情圣。他拟托各种女性的相思诗,有着独特分明的执着气。实际每个作品都有诗人自己的影子,李白的感情,如同他的情诗一样,热烈而分明。那“青梅竹马”的诗原本就是来自他的作品。在这首诗里,他描写了焦急等待丈夫的女子。

那么李白这首诗,美在内在的气韵,这是青春的思妇,相思若渴,虽然凄楚,但是含着强大的等待的信心和力量,那是不死的青春的心情,随时等待飞扬。

这首诗本身也含着李白自身独特的气质,那就是压抑中的压抑不住地向上的期待和浪漫,让忠贞的感情更有韧力。

滤去想象和历代附会的浮光,鱼玄机是个感情相对单纯执着的女子。父亲死后,家道中落,进入了娱乐行业,被父亲一样的温庭筠保护着,可以想到这个女孩有恋父情结,但是仗义的温庭筠却像女儿一样爱惜她,为了她的将来想,将14岁的她嫁给了状元郎李亿为妾。

在唐朝,官员纳妾平凡,何况鱼玄机和李亿郎才女貌,温庭筠虽然没有进入仕途,但是他在京城的中下层颇有名望,这样的撮合也代表了温庭筠的一片苦心。

只是事情没有按照预料的方向发展,李亿家里有正妻且善妒,权衡之下的李亿将鱼玄机重金安置在道观中,以图来日。但是时间久了,男人的惰性和无情也就表现出来。他开始经常来,时间久了,竟至绝迹。

秋天的藤蔓花草,在手上,太阳已经下山了,听到隔壁院子里的丈夫回来了,就那欢天喜地的声音,也让人觉得热闹呀。

就算我关起门,没有人来人往,可是那替丈夫洗衣做饭的声音,仍旧是飘进窗帘来了呀。

这首诗写得清新恳切,她自认为自己的身份是李亿的妻子,但是李亿怎么想,已经无从知道。鱼玄机在道观里,依然由父亲一样的温庭筠守护着。

直到后来,一起至今未明的案件,给她的一生蒙上了别样的色彩。传说,鱼玄机在道观里因为打死婢女翠翘被处死,年仅27岁。

有学者认为这是一起关联到温庭筠的冤案。因为温庭筠在京城广有人脉,又对现实多有不满,得罪了权贵官僚,所以对手致温庭筠死地,逼他离开京城后,失去了保护的鱼玄机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。

那天上银河,因为丈夫的不在,也是潦草疏星淡月,若是在,一定是心情上的金风玉露。

最可气的是燕子脚上还缠着红线,飞来飞去,想必是新婚不久,夫妻海誓山盟中的庭院游戏,燕子脚上也绑着红丝。

本来很自然的清秋景观,因为她内心的郁闷,那炉香也令人难受,那荷花只见凋残不见开。

不过看起来是这样乔装作态,作秀的成分还是多些,无怪诗人调侃地用了一句“春情”。

是,这是夫妻间的恩爱闲情,不关于真正的悲秋和伤感,也侧面证明了宋朝女性很大程度上还是相对闲丽的。宋朝有很长时间的安稳和经济繁荣期。

年轻时候的柳永,因为家道富庶,所以没有太把功名当回事,醉心山水风光,人情旖旎。其中也有深重的男女感情。但是随着科考一次次落第,柳永年近四十,他必须要告别过去的生活,去独自谋生。这是人生重大的选择,因为意味着他数年不可能待在一个地方,不可能建立稳定的家庭和感情关系。至少对于宋朝的女性而言,无论丈夫还是情人,最大的安全就是留在身边。

这早秋天凉的天气,别离滋味是真的难受,一晚上起身又睡下,这一晚,漫长如年。

我千万种思量,对你多方开解,你只是无语落泪,那泪水落到我的心里去了,潮湿了要行的路程。

我不想太责备柳永,因为他此时落魄,没有能力善待心爱的女子。就算是对方要留,这吃软饭的味道,不是人人都愿意泰然承受。

我也不能说那个女子不是,如果你能留下柳永,一个女子的幸福无论现实多么苦,总会甜到心里。

残更目断传书雁,尺素还稀。一味相思,准拟相看似旧时。”纳兰性德《采桑子·白衣裳凭朱阑立》

纳兰性德曾经离殇,所以对于第二任妻子,也别有柔肠。他工作繁忙,是皇家侍卫,经常会护驾康熙去边塞,下江南,虽然住在京城,实际工作性质决定了他聚少离多,有家难回。

这位瓜尔佳氏,曾经激起纳兰性德无限的柔情和愧疚,因为他不肯再发生一次不幸。在遥远的塞外,在不能回家的日子,纳兰性德想象她像前妻一样,日夜等着他归来。

在秋天的凌晨,你穿着白色的秋衣,站在楼上看月亮,那月光像轻霜一样在你的鬓边,马上又是一年要过去了,你一定在想在问,我的夫君今年会回来吗?

纳兰性德在寒苦的塞外这样脑补妻子,寄托了他无限柔情。但实际证明他想多了。

这位瓜尔佳氏,系出名门,但是性格和纳兰性德的前妻是不太一样的。名门女子,盛气端然,大概也不懂纳兰性德九曲回肠,所以当新婚的旖旎过后,纳兰性德发现,自己爱上的是前妻的影子,这位瓜尔佳小姐也并非十分爱他。纳兰性德在边塞苦苦挣扎奋斗时,没准瓜尔佳小姐正算着她何时手握重权,夫贵妻荣,悠闲打着纸牌,抱着猫,嗑着瓜子。

但是纳兰性德还是留下了这首美丽的秋词,那是他理想的爱人,正牵心等他策马归来,心疼他又黑又瘦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